首页 »

史记慧通|韩信打仗有多厉害——四百年后的诸葛亮也无法超越

2019/9/17 4:13:29

史记慧通|韩信打仗有多厉害——四百年后的诸葛亮也无法超越

韩信带兵打仗很厉害,素有“千古兵仙、一代元戎”的美誉。有两件事儿,看出他在军事方面的才能。一个是“韩信点兵”,另一个是“背水一战”。

 

上次讲到萧何连续几天去见刘邦,力荐韩信,但刘邦却一点也“不感冒”。时间一天天过去,韩信知道刘邦还在犹豫,于是采取了欲进反退的策略,这就有了前面讲过的萧何月下追韩信。

 

登坛拜将 纵论天下

 

汉高帝元年(前206年)八月,刘邦在南郑(今陕西南郑县)南郊“择良日”(仲秋戊寅朔丙子日——小说家言)“设坛场”,“斋戒”“具礼”,正式拜韩信为大将。诸将听说要拜大将,“皆喜,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。至拜大将,乃韩信也,一(全)军皆惊。”

 

拜将之后,韩信点兵(阅兵)。

 

“三军听令!左中右军按命令分别列队:

3人一排,列队!——

5人一排,列队!——

7人一排,列队!——

…………”

 

然后,韩信禀告刘邦,受阅三军将士共多少多少人,请求点兵。

 

刘邦惊呆了,心里琢磨着:三军将士这么多人,韩信转眼之间就清点完了,他是怎么算的呢?

 

后人有诗赞曰:

登坛拜将初点兵,牛刀小试惊沛公。

三军貔貅千千万,转瞬已在指掌中。

 

萧何见刘邦还在愣神儿,就用手碰了他一下。刘邦这才缓过神儿来:“点兵——开始!”

 

仪式结束之后,刘邦问韩信:“丞相屡次称道将军,将军准备用什么谋略来指教寡人呢?”

 

韩信称谢之后问刘邦说:“如今向东争夺天下,大王的对手难道不就是项王吗?”

 

刘邦说:“是啊。”

 

韩信说:“大王自己估量一下,在勇敢、猛悍、仁爱、刚强这些方面与项王相比如何?”

 

刘邦沉默了半天,说:“我不如他。”

 

韩信拜了两拜赞许道:“我韩信也认为大王在这些方面比不上项王。不过我曾经侍奉过项王,请允许我来谈谈他的为人吧。”

 

“项王威猛异常,一声怒喝,上千人都会吓得趴在地上。但是,他却不能任用有德才的将领,因此,项王的威猛只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。项王待人恭敬慈爱,言语温和,别人生了病,他会心疼流泪,把自己吃的东西分给病人。可是到了给立功者封赏的时候,他却把刻好的大印捏在手里再三把玩,以致大印的棱角都磨没了还舍不得授给人家,因此,项王的仁爱只不过是妇人的小恩小惠而已。”

 

“项王称霸天下之后却不占据关中的有利地形,而是建都彭城。背弃义帝怀王的约定,把自己亲信偏爱的将领分封为王,诸侯忿忿不平。项王还把义帝迁徙到江南偏远的地方,诸侯们也都纷纷效仿,驱逐了自己原来的国君,占据了好的地方自立为王。”

 

“项王军队所经过的地方,无不横遭摧残毁灭,天下人都非常怨恨,不愿归附他,只不过迫于威势勉强服从罢了。项王名义上虽然是霸主,实际上却失去了天下民心。所以说他的优势很容易转化为劣势。”

 

“现在大王如果能够反其道而行之,任用天下英勇善战的人才,那还有什么对手不能诛灭呢!把天下的城邑封给有功之臣,那还有什么人能不心悦诚服呢!以正义之师,顺从将士东归的心愿,那还有什么样的敌人不能击溃呢?况且项王分封三秦的三个王,章邯、司马欣和董翳,原来都是秦朝的将领,率领秦地的子弟征战多年,死伤无数。他们又欺骗部下向诸侯投降,可是后来这二十多万投降的秦军都被项王活埋了,只有章邯、司马欣和董翳得以不死。秦地的父老兄弟对他们恨之入骨。而今项王却强行封立这三个人为王,但秦地的百姓没有谁爱戴他们。”

 

“可是大王进入武关之后,却秋毫无犯,废除了秦朝的苛酷法令,与秦地百姓约法三章,秦地百姓都希望大王在秦地做王。而且按照义帝原来与诸侯的约定,大王也理应做关中王,这是关中百姓无人不知的事。您失掉了应得的王位而到了汉中,秦地的百姓对此没有不怨恨的。如今大王起兵向东进攻,三秦之地只要发布一道征讨的檄文就可以搞定了。”

 

刘邦高兴得心花怒放,自以为得韩信也晚:“寡人悔不早用将军!今后悉听将军调度,指日东征!”韩信说:“将非练不勇,兵非练不精,项王虽有败象,终为百战经营,未可轻视。今须部署诸将,训练士卒,旬月之后,方可启行。”刘邦于是听从韩信的谋划,部署诸将。

 

背水陈兵 出奇制胜

 

汉军整训之后,便用韩信之计,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,打败了雍王章邯,进入咸阳。塞王司马欣、翟王董翳相继投降,三秦平定。刘邦任命韩信为左丞相,一路高歌猛进,攻克魏国,俘虏魏王豹;摧毁代国,生擒相国夏说。

 

汉高帝二年(前205),韩信与张耳率兵数万,要突破井陉口(今河北井陉县东北)攻击赵国。赵王和成安君陈余听说汉军将要袭赵,便在井陉口聚兵二十万扼险固守,抵御汉军。赵国谋士广武君李左车向赵军统帅成安君献计说:“韩信乘胜而来,‘去国远斗,其锋不可当。臣闻千里馈粮,士有饥色;樵苏后爨,师不宿饱’。”千里运送粮饷,士兵就会挨饿;临时砍柴烧火做饭,士兵就很难及时吃上饭。井陉道路狭窄,两辆战车不能并行,骑兵不能排成行列,行进的军队迤逦数百里,运粮食的队伍势必远远地落在后边。李说:请拨给我三万奇兵,从小路拦截他们的粮草,您就深挖战壕,高筑营垒,坚守军营,不与交战。汉兵“前不得斗,退不得还”,我出奇兵截断他们的后路,使他们处在荒野中抢掠不到食物,用不了十天,韩信、张耳的人头就可送到将军帐下。

 

成安君却说:“吾闻兵法十则围之,倍则战。”兵书上说兵力十倍于敌人就可以包围它,一倍于敌人就可以交战。现在韩信的军队号称数万,实际上不过数千。而且跋涉千里来袭击我们,已经极其疲惫。如果回避不出击,等到汉军的后续大部队来了怎么对付呢?

 

韩信派人暗中打探,得知成安君没有采纳广武君的计谋,才敢领兵进入井陉狭道。距井陉口三十里安营扎寨。挑选两千轻骑,每人拿一面红旗,半夜从隐蔽小道上山,在山上隐蔽着观察赵国的军队。韩信告诫说:“交战时,赵军见我军败逃,一定会倾巢出动追赶我军,你们火速冲进赵军的营垒,拔掉赵军的旗帜,竖起汉军的红旗。”又让副将传达开饭的命令说:“今天打败赵军之后正式会餐。”将领们谁都不信,只是嘴上假意应诺。韩信对手下军官说:“赵军已先占据了有利地形筑造了营垒,他们如果看不到我军大将旗帜和仪仗,就不会攻击我军的先头部队,怕我们到了险要的地方退回去。”于是派出万人为先头部队,出了井陉口,背水列阵。赵军远远望见,大笑不止,因为列阵要能进能退,背水列阵,自断退路,乃兵法之大忌。

 

等到拂晓时分,韩信设置起大将的旗帜和仪仗,擂鼓开出井陉口。赵军打开营垒攻击汉军,激战良久之后,韩信、张耳假装抛旗弃鼓,逃回河边的阵地,然后再与赵军激战。赵军果然倾巢出动,争夺汉军的旗鼓,追逐韩信、张耳。韩信、张耳已进入河边阵地,全军将士没有退路,个个以一当十,殊死奋战。韩信预先派出去的两千轻骑火速冲进赵军空虚的营垒,把赵军的旗帜全部拔掉,竖立起汉军的两千面红旗。赵军不能取胜,便要退回营垒,发现营垒插满了汉军的红旗,大为震惊,以为汉军已经全部俘获了赵王的将领,于是军队大乱,纷纷落荒潜逃。汉兵前后夹击,彻底打垮了赵军,并生擒了赵王歇和广武君。

 

韩信亲自给广武君解开绳索,请他面向东坐,自己面向西对坐着,像对待老师那样对待他。在后来的攻燕伐齐中,广武君的计谋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
 

胜利会餐的时候,众将问韩信说:“兵法云:‘行军布阵应该右边和背后靠山,前边和左边临水’。但这次将军却是违反兵法,背水列阵,还说‘今天打败赵军之后正式会餐’。我们谁都不信,结果竟然取胜了,这是什么战术啊?”韩信回答说:“这也是兵法上说的,只是诸位没有留心罢了。兵法上不是说‘陷之死地而后生,置之亡地而后存’吗?我军新旧夹杂,良窳难分,我又来不及训练将士,这就如同驱赶着街市上的百姓去打仗,如果给他们留有生路,那就都逃跑了,怎么能取胜呢?”将领们都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

后人对韩信纵论楚汉、背水陈兵赞叹不已,北宋大文豪苏东坡说:“抱王霸之大略,蓄英雄之壮图,志吞六合,气盖万夫!”元代诗坛领袖杨维桢说:“韩信登坛之日,毕陈平生之画略,论楚之所以失,汉之所以得,此三秦还定之谋所以卒定韩信之手也。”大清乾隆皇帝说:“韩信登坛数语,刘兴项蹶已若指掌。以项羽为匹夫之勇,人人能言之;以为妇人之仁,则信所独见也。”

 

明代儒学大师、散文家、军事家、抗倭英雄唐顺之认为:“孔明之初见昭烈(刘备)论三国,亦不能过。予故曰:淮阴者非特将略也。”

 

明代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余有丁(丙仲)评道:“(韩)信所以背水阵者,虽欲陷死地以坚士心,其实料成安君守兵法而不知变也,故以后水诱之,使之争战趋利耳,此致人之术也。”

 

是的,就军事而言,不论是楚汉形势的分析,还是战略战术的运用,韩信都不愧为千古兵仙,一代元戎,即便是四百年后的诸葛亮也无法超越。但在政治上,他却是一个纯粹的盲瞽!

 

请看下篇——韩信:天下第一政治盲瞽。


主编:王多

图片编辑:邵竞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