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【海外】俄民众:不信普京,还能信谁?

2019/9/17 17:46:18

【海外】俄民众:不信普京,还能信谁?

近期,俄罗斯网络上的爆红视频《卢布君与石油妹的爱情故事》,反映了油价这一命门拖累俄罗斯经济的严酷现实。“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卢布”,成为摆在普京面前的一项严峻挑战。

 

按照西方国家的逻辑,经济不好,领导人的支持率应该岌岌可危,于是西方媒体纷纷唱衰“普大帝”。俄国内情况到底如何?俄罗斯《报纸报》文章从多位专家的视角对这一问题作出解读。

 

俄罗斯政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阿·马卡尔金:经济形势令人震惊,但很多地方仍有回旋余地。一切取决于危机延续的时间。老百姓目前还没感觉到情况恶化,但一些商人已经提出,要以美元、欧元等更“值钱”的货币来计价结算,出现这样的诉求也绝非偶然。

 

老百姓对眼下这场危机的反应,跟上世纪90年代有点接近。但上世纪90年代有抗议示威,此次情况不同。这次如果有人想组织抗议示威,政府反应将会更加强硬。

 

但是出现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——如果情况出现异常,或者有两到三个因素同时起作用的话。这些因素包括工厂停运、住房和公用事业开支骤升等等,一旦上述因素在地方一级表现出来,就会成为一个引爆点,令总统和政府支持率下跌。然而,总统支持率虽会下降,却不会严重下降。因为对于大多数民众而言,如果他们不相信普京,那么更不知道还能完全相信谁了。

 

俄罗斯政治学研究中心政治分析师塔·斯塔诺娃娅:社会政治情况取决于两个因素,第一,体制内的政治势力准备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当局,我说的体制内政治势力也包括俄罗斯共产党。如果未来发生某些事,使得民众对政府的支持有所削弱,那么普京的执政基础会受到何种影响有待观察。

 

第二,精英阶层在多大程度上力挺普京,那些更富裕的阶层是否准备支持他。对普京而言,精英阶层的分裂比抗议示威更可怕。

 

不管怎样,从我们观察来看,普京的支持率不可能维持在80%。鉴于“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一部分”已成为俄民众常态化的观念,我认为克里米亚问题对总统支持率的拉动效应将很快结束。

 

俄罗斯政治专家组领导康·卡拉乔夫:民众的社会满意度在新年后会下降——当他们看到商场内新的物价的时候。

 

目前民众的第一反应是震惊,第二反应是麻木。但明年民众心理会回归以往的惯性:他们会等待危机结束。而政府也积累了2009年时处理危机的经验,这次将继续采用。

 

然而,一年之后,经济危机可能传导到社会领域,进而转变为政治危机。我们可能在2015年年末遭遇社会危机,也就是在2016年杜马选举和2018年总统选举前面临上述危机。

 

到那时,原则上可能出现一些“消极”的抗议形式,例如在社交网站上更多批评政府,也不排除出现罢工,但这些抗议都会比较谨慎,离“积极”的抗议形式还有一定距离。关于总统支持率,我认为将会降低,而且如果形势没有得到改善,2016年可能对普京是个危机年。

 

但目前人们仍期待普京创造奇迹,其长期积累的民意基础仍存,还远没到支持率跌破的时候。

 

俄罗斯金融大学政治学研究中心主任巴·萨林:俄罗斯的物价虽然上升,但还没有像1998年或1992年那样成倍暴涨。民众的满意度,也不会随汇率变动而“等比例地”下降。

 

然而,处于社会中上层的人们,其心情越来越沮丧,并可能在半年或一年内将悲观情绪传递到其他阶层。所以对政府而言,它对待中产阶层的态度很重要——政府曾经提高了他们的收入,而现在他们的资产在贬值,如果政府不能弥补因贬值造成的损失,它就会失去这一重要的支持基础。

 

经济高等学校教授尼·彼得罗夫:卢布危机产生了一系列表象:物价上涨、中产阶层不得不在新年假期到来之时节省开支。

 

但重要的是:这些表象损害了人们眼中政府的形象。我认为在明年初危机会得到些许缓解——卢布不会像现在那么疲软,但人们对政府的不满和审视会增多,普京的民意支持也会受到侵蚀。如果普京能表现出效率让人们信服,那么其支持率的下降可能经历数月或者一年才能反映出来;反之则会快速滑落。